w花喵w

我的。 (2)

我的。 (2)


律茂律

年操,茂高二、律高一

>渣文笔

>建议当短篇看,因为坑的机率极高XP

>其实很早就写好了(2),只是掉入了MHA坑所以一直拖



2、



他曾经以为,弟弟有了超能力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可以再缩短一些。




今天花泽辉气约影山茂夫一起去买游戏,刚刚顺便进他房间参观一下。


「嘿,弟弟君的表情一副要把我吃了似的,我做了什么吗?」走出影山家,花泽辉气心有余悸地说道。


「嗯?有吗?...花泽君你应该没有对我弟弟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吧。」影山茂夫的表情没什么变,但望向花泽辉气的眼神让人背后发凉。


「喂,影山君你冷静一下,我都很久没见到他了欸,怎么可能?!」花泽辉气的手稍稍做出一点用也没有的隔挡姿态,想要表达自己的清白。


「那就好。」



从弟弟有了超能力并解开心结后到现在,差不多也有三年了,兄弟关系一直维持地很好,但影山茂夫还是微微感觉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弟弟跟他距离越来越远,说不出实际例子,不过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别人也会跟他说一些他没发现的弟弟的奇怪举动,这让影山茂夫对于弟弟确实发生了什么事的怀疑越发肯定,可是对确切内容仍然毫无头绪。


「什么叫『那就好』啊?!影山君你这个弟控...弟弟君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花泽君也这么觉得?」


「啊?你也不知道?我是在问你啊!」


「...」


———我是不是太少关心律了呢?


「唉...别沮丧啊!也许弟弟君不想让你担心?再好的兄弟之间有秘密也是正常的...吧...」


「...」影山茂夫的脸更阴沉了。


———不想让我担心?到底是什么事?我这个哥哥这么不可靠吗...


「欸?!别、别难过喇,这只是我乱猜的啊,我们先去买东西吧?顺便买弟弟君喜欢的?说不定他刚刚只是心情不好?」


「嗯...好。」


———律可能心情不好...我都没发现呢...确实有好一阵子没有单独跟律好好说过话了。


「谢谢你,花泽君。」


「啊...没什么喇...我们去XXX看看吧。」


影山茂夫点点头。




「律,我买了你喜欢的汽水喔,要现在开来喝吗?」


影山律接过塑胶袋,帮忙把东西放到餐桌上。


「啊...谢谢哥哥,不过我还有作业要先写完呢,哥哥自己先喝吧。」影山律说完就准备离开。


「你已经做很久了吧,不休息一下吗?」在影山茂夫的印象中,去年的课业并没有那么重,就算弟弟还是学生会的一员。


「不,不用了。我先上去啦,晚点我会喝的。」影山律快步上楼,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一样。


———我的弟弟真的在避开我呢。

我的。(1)

我的。(1)

律茂律

年操,茂高二、律高一

>渣文筆

>建议当短篇看,因为坑的机率极高XP




1、目光



他曾经以为,有了超能力之后,他的目光就不会一直追随哥哥了。



他听到哥哥回家的声音,大概是从肉改训练回来吧,把东西放下后就去了浴室。水声哗啦哗啦地传进耳朵里,他静悄悄地起身,从自己的房间走到浴室门外。可能以为今天不会有人在家,哥哥并没有把浴室的门关好,留下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


经过几年肉改的哥哥,肌肉逐渐明显,虽然仍远不及社团里其他的成员们,不过加上近年抽条的身高,衣服下的身形绝对已经是让女孩子们心跳加速的模样。


—— 也让我心跳加速。


目光在哥哥光滑的身上到处游移,他觉得自己的呼吸一点一点地加重,身体也越来越热。他想像哥哥正在洗澡的手是自己的手,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哥哥在淋浴下洗完了,转身准备 跨进澡盆泡澡。在看见哥哥私密器官的那一刹那,他忍不住喘息,发出了一点声音,哥哥似乎注意到而望向门这边。


...律?


他捂着嘴巴,头也不回地跑回自己的房间, 没想到刚进去之后,哥哥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


律。



哈...哈...哈...


当影山律感觉到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才有回到现实的实感,原来刚刚的都是梦,房间里的闹钟显示现在是凌晨五点,不过身上的热潮却从梦里延续到现在。影山律试图让它自然消退,但脑海里不断回放的画面,让他完全没办法实现。


—— 至少要在哥哥可能来叫我起床前消掉阿。


于是影山律在微微叹一口气后,哽着罪恶感,将手往下探,并让自己的幻想在脑内驰骋。


当从高潮平复之后,影山律一边清理一边自嘲地想,罪恶感大概又要让自己的超能力增强了。


——不知道哥哥会不会发现呢?


同样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只是这次在梦里的情况特别真实,让影山律一时之间以为自己背德的举动已经从梦与幻想之中进展到实际行动,使无形的罪恶感增加许多。影山律尝试过说服自己不是真的有那种想法,然而没有用,那团积在心中的阴影只会越长越大,所以只好承认,以适时纾解这令人痛苦又甜蜜的压力。无法预知这份渴望会持续多久,影山律只期望不会影响到哥哥,给哥哥造成不必要的压力,与无法挽回的结果。


叩叩。


「律,你起来了吗?我开门啰。」影山茂夫穿着睡衣打开门,脸上一副没睡醒的表情,一手搭在门把上,另一手正要去揉眼睛。


「嗯,哥哥早安。」



——我的哥哥睡眼惺忪的样子好可爱。

好久沒有畫人物(畫不好qwq)
實在是因為茂夫太可愛了
讓我腦袋跟手都控制不住